初学行书,不要学米芾!

发布时间 2019-03-07

而王羲之、颜真卿的字便无此弊,明清人写字多从赵孟頫、董其昌入手,也多是为得其环转之功。这如同拳术,打外家拳也要以太极拳为基础,四周圆满,精气内敛,若一味横练,极易伤身。书写使劲,于环转蓄势之中,时时出以抑扬杀伐之力,则笔意流畅而节奏显明,古代书家莫不熟谙于此。

写字,或者说书法,不能只凭笨功夫,还是要多学习一些技巧,毕竟理解技能会省力很多。书写技巧,首先要解决用力问题。王僧虔见古人书,“无以辨其优劣,惟见笔力惊绝耳”,李世民临书“惟在求其骨力,而局面自生耳”,可见笔力是从事书法的基本。

赵孟頫手札

米芾手札

书写的使劲要既周全又强劲,要做到这一点,首先得讲究执笔,其要领无非“竖腕、虚掌”。“指主执笔,腕主挥运”,执笔掌心虚空如蛋形,则运笔灵活;腕竖,则挥利用腕而非用指,懂得用腕才华笔稳力强。用腕能尽一身之力,关键在一个“缠”字,即陈式太极拳强调的缠丝。

谈到极具笔力的书法风格,咱们很容易想到米芾。但切实,当代一些人写行草直接从米芾入手,这是古人反对的,米芾行书多杀伐之力,借顿挫以求四处出锋,学不得法易剑拔弩张,坚强僵直。

米芾手札